餐时同源GLP-1-贝那鲁肽


生理状态下, 胰高血糖素样肽(GLP-1)葡萄糖依赖性地刺激胰岛β细胞分泌胰岛素, 抑制胰岛a胞分泌胰高血糖素, 在维持血糖稳态调节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贝那鲁泰, 简称GLP-1(7-36), 保留了人体GLP-1中的决定活性的关键序列,由30个氨基酸残基组成。贝那鲁泰的给药方式模拟生理状态GLP-1分泌,与天然GLP-1全同源。历经17年的研发, 贝那鲁泰是中国自主研发的糖尿病领域第一个原创新药,也是全球第一个全人源氨基酸序列的GLP-1药物,于2016年底获批。

贝那鲁泰是餐时GLP-1,有效降低餐后血糖和HbA1c,保护胰岛β细胞

餐时和非餐时GLP-1的作用机制存在差异。餐时GLP-1受体激动剂抑制胃肠蠕动,减少幽门流,从而导致肠葡萄糖的延迟吸收,间接减少餐后胰岛素分泌,降低食欲。餐时GLP-1受体激动剂还对还对中枢神经系统和胰高血糖素分泌具有直接影响(图1)(Davidson 2015; Meier 2012)。非餐时GLP-1受体激动剂直接作用于胰腺以刺激胰岛素分泌,通过旁分泌生长抑素间接抑制胰高血糖素的分泌, 并且通过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降低食欲(图1)(Davidson 2015; Meier 2012)。餐时GLP-1RA较非餐时GLP-1RA能更有效地延迟胃排空,因此在降低餐后血糖上强于后者(Madsbad 2016; Meier 2012)。此外,餐时GLP-1RA直接抑制胰高血糖素的分泌,减少胰岛素的需求,只需相对少的胰岛素便能达到很好的降糖效果,因此,餐时GLP-1在一定的程度上可以减少β细胞的负荷,从而保护胰岛β细胞(Qian 2016)。从这一点意义上来看,非餐时GLP-1RA由于直接刺激胰岛β细胞分泌胰岛素,对于胰岛β细胞数量减少,胰岛素的分泌功能有限的糖尿病患者来说,非餐时GLP-1RA对于胰岛β细胞的保护作用不如餐时GLP-1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