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攻略精选 > 王者荣耀cp文

王者荣耀cp文

“李白哥哥!”又听见了妲己的声音,他惊讶地望着那个站在门口的人——妲己!

“妲己才不告诉你呢!”——妲己才不会告诉你我找遍了京城每个酒馆的每一个房间呢!

那么现在又是因何而烦恼呢?

第二天

一个星期前,李白在王者峡谷里遇见了妲己,他们是队友。

如果是单纯的喝醉倒是没什么,但是她一喝醉,怎么拉都拉不走,死赖在桌子上,嘴里一直在念叨着“请吩咐妲己……主人~~~”

“李白哥哥~妲己要报恩,妲己要时时刻刻都在你的身边~李白哥哥~~~”

他们现在身处郊外的一个小亭子里,离京城有二三里地,等到了也快天亮了……

“讨厌讨厌讨厌!怎么能丢下我……”妲己一副要哭的样子。

【妲己X李白】

“对了,李白哥哥,咱们明天再去王者峡谷打一局吧!我还要跟礼拜哥哥在一个队里!”

“那我可就走了,既然讨厌,那就别跟着我哦。”李白一个闪身遍无影无踪了。

对那位任性的魔法师,两位都叹了口气,现在当务之急当然就是去找到安琪拉,换回自己的身体。

抱着不能让自己的身体粘上脏东西的心理,狄仁杰用李元芳的身体小心翼翼的给扶起来,快要扶起来的时候,狄仁杰的身体突然站了起来,看来是李元芳醒了。该如何解释……

“元芳,罚你一星期不许吃糖葫芦。”

在傍晚身体换回来后,狄仁杰狠狠的揉了把李元芳的头,尽给他惹事!就连李白都远道而来的来看笑话了,狄仁杰真的感觉没有什么办法来抵住外面传的什么狄仁杰一蹦一跳的去买糖葫芦,狄仁杰笑的很开心的和小姐姐们玩耍等等等等。

安琪拉也不去在意那极度不好的语气,打开随身携带的魔法书,翻了几页后,突然就笑了起来。

李元芳吃惊的看着狄仁杰,好像并没有在意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狄仁杰的样子,对着面前的"另一个自己"的耳朵又捏又揉的,被捏被揉的狄仁杰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李元芳突然就脸红了起来,嗯,用狄仁杰的身体脸红。

李元芳非常肯定的回答着狄仁杰,因为前一段时间他出去收集情报的时候就好像有那么一条,安琪拉大人的灵魂互换术完成了。

进了屋子的两个人尴尬的站着,狄仁杰发现李元芳这个身体坐在他以前那张凳子上就根本趴不了桌子,无奈之下,只能坐在了以前李元芳的凳子上。李元芳也顺从的坐在了狄仁杰的位子上。

#王者荣耀# #狄芳# #灵魂互换# #私设满天飞(ooc)# #一天一狄芳#

“看来,魔法还是很成功的嘛~”

“就在外面。”

“诶???等等,怎么有两个我?”

空气好像凝结了一样,两人迟迟不知道如何开口。现在这个情况,估计又是哪位魔法师的恶作剧了。

———END

啧……好碍眼。

收起了魔法书就向外大步走去,迫不及待的心情让狄仁杰和李元芳都感觉有些……恶寒。敢情他们是被当小白鼠了啊。

王者荣耀cp文“怎么才能换回去?”

“元芳,你怎么看?”

明天还要进宫去解释一番……

被叫到的李元芳伸出手看了看,好大的手,又用手摸了摸头发,这个发型……是狄大人!他变成了狄大人!!

把手习惯的背到了后面准备进屋好好和李元芳谈谈的狄仁杰才发现,胳膊的长度不和以前一样了,背手非常的不舒服,只能放弃,耳朵一抖一抖的进了屋子。在身后的李元芳也迈着小碎步跟着。

“魔法要到傍晚后才失效,在此之前我也没有办法喽!嘿嘿嘿,看来还是很成功的嘛,我要回去找亚瑟王试试!”

王者荣耀cp文

这是韩信的床

倒也不奇怪,正气头上的韩信良好的发挥了天下武将惯有的情绪失控就下死手的毛病,第一下便使了十成十的力气。

“恭喜李将军了,快接旨吧。”

水果组1票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二楼自占

“这次行动对于我军日后战略涉交至关重要,不可有丝毫差池,每日系统人事都给我准备好。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明白了吗!”

李白有些晕晕晃晃,恍然间只觉手中一空,耳边便传来酒盏落地的脆响和韩信颇含怒意的声音。

作战演习前三分钟

#依旧时间混乱人物混乱什么都混乱

【药鱼】(民国向 第四阶段起更)

字数:32452字

“拾遗…好想你……”

只是这酒劲正上头,微醺的雾气让一切都空灵起来,脑中下意识的认定这眼前的人来自于梦境。

目前

韩信他没死

#依旧时间混乱人物混乱逻辑混乱什么都混乱

一年的煎熬,到头来不过是个弃子。李白伏在地上领圣旨时如是想。 朝廷不会在一个无用之人身上浪费过多,这百户终还是个空头名号。

“上将,您休息一会吧,1号机技术仓那边已经有人在维修了。”

毕竟工作时间离岗是可以按渎职处理的,管你是不是被迫。

“重,重言……我……”

#未来战争向

※注:李白别称为李拾遗

“太白心意已决,还劳请公公回去复命。”

“子龙,今日下午的演习,你作为第一机队长,可要好好准备。”

“你是说诸葛将军把技术工赶出去之后自己一个人在里面呆了两天?”

“御城量子制动系统已通知更新,备用程序γ会在次日进入待机以为此次战斗做好后续防范工作,数据库密匙在行动结束前时刻保持Ⅱ级加密状态。”

诸葛亮浅笑着,倚在桌上头一仰阖目活动下已经酸涩的眼球。

赵云抬头看了眼维修仓亮起的提醒灯牌,银白色的袖口在指间转了一圈

最终韩信是在逍遥阁中寻到满身酒气的李白的。

翌日

李白被自己即将萌生的想法吓了一跳,苦笑着暗言自己的痴傻——这已死之人,自己倒还在妄想什么

许是李白那声叫的过于凄惨,唤回了他些许的理智之后,卸下三分力甩手连着五下打去,无一例外皆叠在方才落下的臀峰上,整块皮肤迅速充血浮肿起来。

经历一次手滑删文后自己还是顽强的码完了【瘫】祝贺第一篇撒花

冷漪夏 于 2017-06-15 20: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唔啊——韩信你住手,疼——”

好你个李元芳,你下次死定了

“许久不见,怎么,诸葛将军这是不大愿意见云?”

十分钟后放文

当李白带着最后一丝大漠烟尘踏上长安之时,已是期年之后。

冷漪夏 于 2017-06-15 23: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重言……我扛不住了……”

“自己脱了。”

“好啊”

啦啦啦滚去写作业

评论数:1246条评论

(叁)

李白扭动着上半身,极力想躲开落下的板子,自是没有那个心思去想自己哪又错了。韩信不可见的叹口气,板子摩挲着臀肉的微凉触感激得李白一哆嗦。

伪更,大概就是想问问接下来的拍要不要虐

韩信见目的已达到也就停了手给李白了一个得以喘息的时间,伸手轻柔的拨开那些将要戳进李白眼角的濡湿的碎发,说出的话却是让他心猛一沉。

“!李将军,您可想好了,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谢陛下。”李白强撑起礼节性的笑容,心下却万般苦涩,他踌躇的伸出手,最终只是抚了下衣袖,起身向高公公做了一揖,眼中满是倔强。

【狄芳】(现代向 第三阶段起更)

李白突然后悔了刚才这般话语。

司令见部署完毕,挥手示意正在微微颔首行礼的诸葛亮退下,清了清嗓子起身严肃开口

—————————————————

“……这里是1号战机,目前通讯正常。主程序χ73错误,现无备用程序输出,over。”

韩信揭开帘帐,瞧见李白仓促且落寞的神色乍以为是人还有哪里不舒服,伸手探向李白的额头,那人却在相触的一瞬间过电般瑟缩起来

一年光阴 足以物是人非

李白眼眶陡然湿润,长久积压的情绪在这一刻喷涌而出,他跌撞得扑上前去讲韩信拥了个满怀,在触到真实的心跳后嚎啕大哭起来

A城 帝国首脑会议

————————————

李白抬头茫然的看了眼勾唇坏笑着的韩信,待品出他言语中明显的威胁意味之后,自己已经被韩信反剪住双臂拖下来压在床沿上了。

–————

——————————————————

“太白这是还不明白我为何要打你?”

诸葛亮的表情陡然一僵,手中的文件掉到了地上。

“不过这圣旨……恕太白不能接。”

“诶——我想起来了狄大人家的锅还没有关,上将您和云将军好好聊我先走了啊哈哈。”

“乖,别哭了。”

诸葛亮身形不由自主地晃了两下,冷汗随着鬓角流下。他阖眼用力驱走内心的恐惧,上前挡开中尉拿着无线面色冷静地与赵云对话。

A城 帝国首脑会议

————————————

赵云依旧盯着舱门,忽然瞥了一眼站着旁边战战兢兢的小秘书。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回将军,百户他方才才出了营。”

两日后

冷漪夏 于 2017-07-09 20: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子龙,放开,这还有人。”

诸葛亮抬手推了下自己的V3光学护镜,对着激光版图微扬颈,环视众人继续说着

自上次意外以来不过三日,诸葛亮却也实打实的忙了三日——把事故情况及分析向上级汇报,重新编排作战队形,通宵整改文件,将数据集合,把作战方案二次审查等等。作为总参谋长,节骨眼上出的事无疑加大了他的工作量,最近本就战前熬夜工作现在更是直接通宵。

“清扫路线环9号空间站30°后返回,侧部26°作为为此次行动预备航道。主轨道图已copy到诸位通讯文件里了,在行动前三小时会开启——以上。”

旁边跟着的秘书一脸忧心,抱着文件小心翼翼地看着诸葛亮

眼见得床褥上晕开的深色越来越大,此时李白身后红肿到没一块算得上可以落手的地方,韩信说不心疼那是假的,但说出去的话如那泼出去的水,哪还有收回的余地。

–——

天哪终于把这段码过去了【瘫】接下来更文进度就快了,感谢各位的支持

他压下了一切消息,使得外面风风雨雨传遍他战死的亡讯。除了亲信以外,他韩重言本该是他人眼中西城外一冢无尸坟下的亡灵而已。

冷漪夏 于 2017-07-09 20: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是……是的”

“我说了,在工作期间不许任何人来打扰我,李元芳你忘——”

另外解释一下最后一段的意思:大概是后面韩信收集罪证在朝堂上检举并扳倒齐侍郎给自己和李白都报了仇

云亮4票

刚卸了战甲,在自己军营的韩信突想起了昨日才被俘归来的小剑仙,伸手拦下了一个士兵

韩信恭敬行礼,侧目眼见那脸上青一阵白一阵额角已然渗出冷汗却仍死死瞪住自己不放的齐侍郎,提唇一笑,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亮白1票

王者荣耀cp文

“我才不要,要去你们去”

抱歉脱了这么久,可能是因为突然不适应未来向的文风,写得有些崩,大概下章就好了

————————————

“韩重言!你要干什么快放开——啊!”

————————————————

“你没拦他?”

另外依据现在的投票,我已经预备好了接下来三章的设定,大致如下

“云还有一些公务之外的事想跟诸葛将军好·好·聊·聊。”

韩信一愣,条件反射般接住人儿坠下的身体,眉目间满是心疼,方才的怒火已然不见半分,起身架起李白出了楼舍。

#未来战争向

诸葛亮皱眉,他自然是明白赵云生气了

指尖微动,一下下描摹着被子上的绣雕,心下便了然——

“是,属下定不负司令期望。”

冷漪夏 于 2017-06-13 23: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他回来了

一旁的诸葛亮却已早反应过来,挥手命下士迅速向司令报告便奔到塔台窗口查看情况,他抬头注视着空中那辆花纹熟悉的战机,本还稍显镇定的神色陡然惶恐起来。

伴着一阵尖锐的引擎启动声,镶着金尾红章的银漆战机兀地冲入云霄,一叶孤舟般在上空盘旋。发令的中尉焦急地在话筒中呼喊着上方孤鹰,许是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年轻的中尉陡然乱了阵脚,将设备扣地死紧急得焦头烂额。

“批准。”

门外被赶出来的一波维修士兵在技术仓门口大眼瞪小眼,片刻后怂恿着被一并拒之门外的小秘书去把仓内的神仙请出来。

再者,斯人已去,他为谁荣华富贵?

那个气疯的人已经在技术仓外等他了

冷漪夏 于 2017-06-14 22: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信白】(古风向 已完结)

兵部侍郎齐氏确是个贪权的主,不过是顶替职位,老尚书下任次日,便有人借机塞好处为一己寻求利益。人似乎是对金钱和权位有天生的渴望,一次两次后,所有人都瞧准了这位兵部齐侍郎是个尸位素餐好说话的主,便大胆贿赂起来,纵长得齐氏野心也越发膨胀,甚至亲身入营讨要好处。

冷漪夏 于 2017-06-25 23: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司令。”赵云微微立正了些,抬手行了个军礼。

要是再吞图我卸载了你

“唔嘶…韩重言你干嘛……”

冷漪夏 于 2017-08-04 10: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是不要命了?”

王者荣耀cp文

he结局

【信白】

“那我就打到你明白为止。”

赵云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军服上的银制袖扣,面上神色越发不耐烦。

“醒了?有哪里不舒服么?”

他这么想着,却也这么喊出来了。

“别乱动。”

突然转到自己身上的话锋把李元芳戳得一个哆嗦, 苦哈哈个脸输入了维修仓的密码。

冷漪夏 于 2017-06-18 16: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诸葛亮抬手推了下自己的V3光学护镜,对着激光版图微扬颈,环视众人继续说着

王者荣耀cp文

因楼中楼满了在此纠正前文一个错误:历史上李白确实别称李拾遗,但拾遗是古时官名,不能用来自称,在第一篇中的用法错误。因楼主当时未能深刻研究而造成用法错误深感抱歉。

老兵部尚书因染了风寒,退居缓职壹年,兵部各项事宜交由兵部侍郎暂行权宜,兵部自此便变了天。

“呜……重言,我错了……你别打了……痛”

那是赵云的战机

欢迎各位顶文

一旁的诸葛亮目送司令和其他一波军机要员浩浩荡荡的走远,方想跟着离去,身子便不知被谁环住,温热的气息尽数洒落在耳边。他有些难耐的动了动身子,连同表情也僵硬起来

“是——”

礼拜四晚上就恢复更新啦,在此期间还希望各位投梗,以便恢复更新时写文

(叁)

纪元3217年

“御城量子制动系统已通知更新,备用程序γ会在次日进入待机以为此次战斗做好后续防范工作,数据库密匙在行动结束前时刻保持Ⅱ级加密状态。”

“那我也得拦得住啊”

————————————

李白痛呼一声,檀香木的床沿硌得他生疼。咬牙转过头刚想要抗议却被身后韩信手中不知是哪寻来的木板吓得噤了声,片刻后像是想到韩信接下来的举动似的挣扎的越发剧烈起来。

花木兰突然挣开了他,长剑一挥,斩向李白。

这么一个陌生的身影,竟然如此强势,不得不令人惊讶。

那个粉色身影恍若未闻,终于停了下来,持着一柄长剑,立在原地。也是粉色的长发束成高马尾,长发飘飘,却显得英姿飒爽。一双明眸凛然正气,只是玲珑有致的身材出卖了她,否则不注意看,还以为是一个留着樱粉长发的男子。

悦耳的声音,却强势得令人不敢异议。

一片哗然。

李白一个纵身,在众人更加嘈杂的议论声中,跃上高台,笑看着那个女子。

花木兰有点恼,她的剑术也不是随便练练,这李白踏马的是谁,敢怼她?

一个粉色的影子在擂台上穿梭。

“怎么,很不服气?”李白见到花木兰这般表情,忍不住逗了她一句。

这样下去,不力竭才怪!

自己刚才居然傻瓜一样呆在原地,还是靠在对手的身上!

花木兰只觉一股力量往她背后一推,眼看她就要被击出场外,却脚下一绊——

她抬头望向李白俊容,被间勾起的一丝微笑看得出神。

李白随意拿起酒壶,眯起眼打量那个身影,却几乎看不清眼前人的动作。

花木兰一时后知后觉,这样倒在这个酒香四溢的怀里,已然没有了刚才的霸气。

李白不禁勾起了嘴角,有意思,公然挑战么?

花木兰?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只是“花”和“兰”的娇弱,实在和眼前人不搭调。

(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我看你也是一绣花枕头。)

“看剑!”花木兰一个箭步冲向李白。

那便去会会。

花木兰一脸黑线,抬眼望向李白,刚才实在是大意。随即身影鬼魅般穿梭着,长剑却怎么也斩不着那个白衣身影。

本文地址:https://www.estarsseoul.org/gonglue/1864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或有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